Gamereactor / Dansk / Svenska / Norsk / Suomi / English / Deutsch / Italiano / Español / Português / Français / Nederlands / Indonesia / Polski
Gamereactor Close White
會員登入






忘記密碼了嗎?
我不是會員, 但是我想加入

或是以Facebook帳號登入
Gamereactor 中國
預告
Mutant Year Zero: Road to Eden

《突變元年:伊甸園之路》- 在戰區當中的前幾個小時

一隻鴨,一隻豬,還有個妹子走進了酒吧......

  • 文本: Bengt Lemne, translated by Alicia Chang
Facebook
TwitterReddit

Dux 同 Bormin 都是潛行者,被送到戰區(暫譯,Zone)當中搜刮零件與物品,以便協助維持方舟(Ark)這個在艱難現實的荒地上的避難所得以正常運作。如果你看過任何來自這款遊戲的內容,你很有可能已經猜到,Dux 就是那隻鴨子變種生物(或者你要更詳細地說他是綠頭鴨也行),而Bormin 則是野豬變種生物。好了,有點兒概念了是不是?這個遊戲發生在瑞典的天啟末日平行世界版本,因此怪異的音樂與有趣的手語。事實上,從種種跡象看來,這個遊戲發生的背景應該是在西海岸,靠近哥特堡的地方。他們很愛用雙關語,大概也是為什麼他們要這樣為角色取名稱吧。(註:野豬的英文為Boar,鴨子──大家應該都知道就是Duck了)

《突變元年:伊甸園之路》基於經典瑞典紙與筆角色扮演遊戲《Mutant》(1984年推出,後來也衍生出科幻版本的《突變末日》)打造,而更確切地說,這是最新版本的《突變元年》(2014年),帶領我們更加接近大災難剛發生後不久的世界。

正如你所懷疑的,故事為這個遊戲的關鍵元素,而敘事也持續地透過角色之間的對話以及你在戰區中發現、能夠說明一些之前事件的記錄文件不斷流動發展,還有當你回到方舟並與長老交談時也能了解更多。就在探索幾張地圖之後,我們碰見了我們的第三名成員,Selma,這個突變體具備了更多的人類特徵。在可用策略方面,三人小組確實有較高的風險。

Mutant Year Zero: Road to EdenMutant Year Zero: Road to Eden

《突變元年:伊甸園之路》並不是那種你可以立即投身戰鬥並預料到稍後有什麼能做的遊戲。這全和設置有關。你需要悄悄地接近敵人,並無聲無息地放倒他們,而不驚動周圍的其他人,因為就像在其他類似的遊戲當中一樣,我們可不推薦你單槍匹馬地面對大量對手。在你被發現以前,有一扇機會之窗,你可以隱藏起來,然後利用這個優勢進行伏擊。

如果以懶惰的方式進行觀察,我們會說這是「《Xcom》變種人版本」,但其即時潛行與探索運作的方式,實際上的玩法,儘管戰鬥是以回合制為基礎,這個遊戲也與 Firaxis 精美的戰略遊戲相差甚大。要我們拿其他遊戲舉例作比較的話,我們會說,這兒有些《魔鬼戰將》與《王牌威龍》的感覺在。

Mutant Year Zero: Road to Eden

我們發現的一件事是,如果你的目標位於射程邊緣,那麼守望(overwatch,在敵人的回合中你採取行動)在很大程度上是無效的,因為如果屈就於僅有25%的成功率,你還進行射擊,基本上很有可能也就只是徒勞無功。你需要透過佔據高地或者擁有非常準確的武器裝備,但是,龜縮或者仰賴守望不是什麼好的戰略,因為你也很可能射偏並白費彈藥,使得自己被迫更經常地重新裝填武器(浪費行動點數)。關於守望無法作為成功的簡單道路的原因是,你需要更加具侵略性。另一個為此提供支持的機制是讓你的特殊突變能力成為必殺技。現在,就只等你抓住機會了。

另一個有趣的機制是,當你吸引敵人注意自己的能力,如果你能利用一個裝甲良好的角色來做,吸引敵人注意自己的能力,如果你能利用一個裝甲良好的角色來做,甚至可以「扛下來」以限制受到的傷害,並拯救更多比較脆弱的兵種單位,並允許這些單位從側翼進攻。 手榴彈也很有趣。一個莫洛托夫汽油彈可以隨著時間的推移造成更重的傷害,並使你自己與敵人無法進入某個區域(除非你願意冒著著火的風險)。還有,破片手榴彈可不只能夠造成直接傷害,還能夠損傷掩體。藉由一些看似簡單的機制,有很多深度可供探索和利用。

Mutant Year Zero: Road to Eden
Mutant Year Zero: Road to EdenMutant Year Zero: Road to EdenMutant Year Zero: Road to Eden
Mutant Year Zero: Road to Eden
Mutant Year Zero: Road to Ed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