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okie

Gamereactor 使用 cookies 確保我們能夠在網站上為您帶來最棒的瀏覽體驗。如果您繼續,即代表您同意我們的 cookies 條款

中文版
Gamereactor 中國
文章
Mutant Year Zero: Road to Eden

《突變元年:伊甸園之路》一小時試玩

當一隻鴨、一個女人遇上一隻野豬...

Dux 和 Bormin 是拓荒者,他們是被派遣到探索區(Zone)搜刮物資的突變人,維持亂世中的避難所:方舟(Ark)的運作。如果你看過遊戲的預告,你就會知道 Dux 是鴨子變種人(確切點來說是綠頭鴨),而Bormin 是野豬變種人。來談談背景吧,故事發生在瑞典版的後世界末日,因此充滿了奇怪的音樂,路牌上也有有趣的語言。事實上,我們研究路牌後得知這個遊戲發生在瑞典首都哥德堡附近的西海岸,因此我們猜想人物名稱也是瑞典語。

《突變元年:伊甸園之路》(Mutant Year Zero: Road to Eden)是由瑞典角色扮演遊戲Mutant (1984)改編 (2008年還改拍成科幻片Mutant Chronicles)。而《突變元年》的補充漫畫《Mutant Year Zero (2014)》將時空回朔到地球發生劇變的那天。

因為你懷疑這個故事是一個關鍵組成部分,故事通過你的角色之間的對話不斷流淌,通過你在區域中發現的說明之前的記錄,當你回到方舟並與之交談時長老。在幾張地圖之後,我們遇到了我們的第三名船員塞爾瑪,這是一個具有更多人類特徵的突變體。在可用策略方面,擁有一支三人小組確實提高了多樣性。

你會發現這個遊戲非常注重劇情,故事敘事方式會在你探索時以對話展開。你會在探索區找到紀錄著前人生活背景的筆記,回到方舟後,你就會跟長老(Elder)溝通。在玩了幾張地圖後,就會發現第三名同伴Selma,一位人類特徵較多的變種人,三人小隊的確是很有意思的設定。

Mutant Year Zero: Road to Eden

《突變元年:伊甸園之路》不是那種瞬間開戰的遊戲,一切都要先做好準備。你要從後方偷襲,在被發現之前就把他們做掉,因為這個遊戲一打多是很不利的。找到一絲繞道後方的機會才能打出致命一擊。

如果要做個很偷懶的評語:那這部遊戲就是「變種人版的Xcom」但是在開戰前的即時遊戲設定,,即使戰鬥是回合制,它帶來的感覺跟《Xcom》很不一樣,要舉例的話應該比較像《魔鬼戰將》(Commandos)和《亡命之徒》(Desperados)。

Mutant Year Zero: Road to Eden

我們發現,如果你在目標位於你的射程邊緣時執行守望(在敵人的回合中採取行動),常常是無效的,直接射擊他們的效果會非常糟糕,你可能只有25%的成功機會。你需要有地利之便或是裝備非常精確的武器來提高機率;龜在那邊一直射也很糟糕,因為你可能會打偏、浪費你的彈藥,頻繁地裝子彈會浪費你的行動點數。守望的機率不高,那麼你就需要更有侵略性一點才行,這一點讓遊戲變得很好玩。而且變種人的特殊能力點數會因為擊殺成功而集滿,要抓準機會好好使用。

另一個早期的有趣機制是吸引敵人注意的能力:利用裝甲較高的角色,承受傷害,讓你脆弱蛋糕攻擊的單位進擊側翼。手榴彈也很有趣,酒瓶燃燒彈會造成持續傷害並阻擋某個區域的出入(除非你願意著火)。還有碎片手榴彈,不僅會造成更多的直接傷害,還有範圍傷害。這些機制看似簡單,卻有很高的戰略深度。

Mutant Year Zero: Road to Eden
Mutant Year Zero: Road to Eden
Mutant Year Zero: Road to Ed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