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okie

Gamereactor 使用 cookies 確保我們能夠在網站上為您帶來最棒的瀏覽體驗。如果您繼續,即代表您同意我們的 cookies 條款

中文版
Gamereactor
文章

遊戲裡出現宗教,有什麼不好嗎?

Eirik 已經厭倦了開發人員在觸及基督徒、猶太人、穆斯林和其他宗教人士與層面後,必須立即道歉或更改某些內容。

HQ

自從Suzanne Berget分享了我們對於讓遊戲更具包容性並擁有更多樣化角色的想法已經過了3年多,所以說,迄今為止情況並未改變多少,是挺令人遺憾的。當然,我們有看到更多包含了少數族群的遊戲,而且大眾普遍對於自我認同不同的人變得更加開放,但問題從來沒有從根本上獲得解決。2021年就是個極佳範例,因為許多作品因包含或觸及激烈的主題而受到批評。最吸引我眼球的是宗教。人們顯然可以對信仰等有不同的看法,但是當遊戲幾乎沒涉及多少宗教主題時就出現過激反應,這很荒謬。讓我解釋。

遊戲裡出現宗教,有什麼不好嗎?

首先,很重要的是要知道,我(Eirik)是你所說的溫和的基督徒。我相信神,但我從來沒有讀過整本聖經,一年去教堂的次數不超過一次。這意味著我不會因為某人有著不同的宗教信仰,或是當宗教以非常規的方式獲得呈現時,我不會暴跳如雷,也不覺得被冒犯。可有些人就是會。只要你去看看當玩家們留意到在《決勝時刻:先鋒》的殭屍模式裡出現了古蘭經經文頁面時的反應,後來又發生了些什麼,你就懂我意思了。雖然我可以理解為什麼有些人覺得這令人反感,而且動視暴雪後來決定刪除這部分內容,但我也認為開發人員最一開始將這些內容包含在內是值得稱讚的一件事,因為書籍焚燒和褻瀆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一部分(即使就這裡來說是虛構版的 WWII)。即使這些是來自於現實世界、靈感的重要組成部分,也很少有遊戲敢於觸及此類行為。為什麼?如果能帶來更好或更真實的體驗,應該允許開發者在他們的遊戲中描繪褻瀆神明和有爭議的東西。我們在這裡說的不是真人或者實際物品。這些書頁僅是虛擬物體,由一組有才華的開發人員利用 0 與 1也就是所謂的「二進位編碼」在電腦上敲敲打打出來的。如果他們在開發者日記中坦承真的用實際東西之類,為了引起注意而犯下褻瀆神明的行為,那就會是另外一回事。那就會是太過頭的行為了。但,讓宗教書籍和經文的頁面漂浮或躺在遭到超自然力量和納粹破壞的地方,又不符合這樣的情況。你真的要因為沒有深入研究人性或某些主題的陰暗面而抱怨遊戲,同時在它們進行了一些可能會激怒某人的事情時,又要說遊戲缺乏影響力嗎?

幾個月前,我收到了著名的印度教社區活動家與發言人 Rajan Zed 的新聞稿,催促 Sega 和 Atlus 停止將像象神甘尼許、哈奴曼、迦梨、拉克什米、辯才天女、濕婆和毘濕奴等印度教神靈在《真‧女神轉生》遊戲裡描繪成惡魔。他說這是褻瀆神靈,會混淆或誤導人們,因此道歉似乎是合理的。我很高興 Zed 先生在過去的 30 年裡沒有玩過《Final Fantasy》或許多其他遊戲,因為濕婆和其他神靈已經並且經常出現在遊戲媒介中,而且很少以神聖的故事形象出現。也許一些玩家可能會對這類詮釋感到困惑,但人的敏感程度是有限的。必須允許開發人員在聖經、古蘭經、吠陀等故事與人物所提供的巨大靈感中獲得一些創造性的自由,而不必擔心受到威脅和被指控誤導人們。是的,我知道現在東方的某些神聖經文與人物比聖經和耶穌更神聖,但我認為對所有宗教而言,放鬆一點總是有益的。

特別是,因為包括對這些內容的一些特殊詮釋可能還會導致人們對來源材料產生更多興趣,可以以我為例。如果不是像《潛龍諜影3 食蛇者》、《Final Fantasy X》、《刺客教條》和《大力士》這樣的遊戲,我永遠不會對冷戰、印度教,少數其他宗教與東方地區還有希臘神話如此著迷或了解。也許我只是少數,但這也清楚地表明,遊戲也可以讓我們對了解更多事情感興趣。

這就是為什麼在關於宗教呈現的討論開始之前,遊戲甚至不被允許發行是非常可惜的。因為 《真‧女神轉生 V》並不是 Raja Zed 第一次向我發送關於遊戲的聲明。在《秘境探險:失落的遺產》於 2017 年推出前幾個月,Zed 還懇求頑皮狗工作室向印度教展示應得的尊重,一年後育碧展示更多《神鬼冒險2》時也是如此。挺聰明的,因為育碧在遊戲中加入政治和宗教這方面可從來不謹慎......哦等等! 14年前,這家法國公司在《刺客教條》遊戲的開頭就包含以下資訊:

遊戲裡出現宗教,有什麼不好嗎?

你經常可以在電影和連續劇之前看到類似的說明,許多律師都建議公司企業這麼做,希望將法律糾紛的風險降到最低,但這不是必要的。只要我們不是在談論《耶穌受難記》、即將發行的《我是耶穌基督》或類似試圖更忠實於他們的原始資料的項目,因為正在發生的事情是一部虛構作品而被打得頭破血流會讓我覺得很愚蠢。最後再說一次,我主要的抱怨是,如果包括宗教元素是合理的,那沒理由過度反應,然而想要利用宗教博熱度博眼球或挑釁的當然不再考慮範圍之類,去他們的。

因為,就像我幾年前寫過的那樣,我們不應該透過對想要以新且不同方式表現某些東西的開發人員施加現制,來阻止這些富有創造力和才華的遊戲製作者創造出他們想要的東西。給他們設置障礙會讓我們走上一條非常單調乏味的道路。舉例來說,《最後生還者:第II章》和《遺忘之都》是過去兩年中最好的兩款遊戲,它們敢於突出和質疑很少有人敢描繪或處理的主題及場景。遊戲什麼時候越線?我們應該抱怨《黑帝斯》中的角色多麼有吸引力和酷炫嗎?如何透過審查或編輯某些特定符號,來堆砌出德國過去所做的事情?一名公開的基督徒或猶太人在遊戲裡成為英雄或被殺死的時候,可以不要發出強烈抗議嗎?看在上帝的份上:讓開發者在他們的遊戲中擁有宗教信仰和少數民族,而無需大驚小怪地抱怨。不這樣做會導致缺乏創新和缺乏多樣性,所以請不要乍乍乎乎的,行吧?



滾動無限載入網頁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