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reactor follow Gamereactor / Dansk / Svenska / Norsk / Suomi / English / Deutsch / Italiano / Español / Português / Français / Nederlands / Indonesia
Gamereactor Close White
會員登入






忘記密碼了嗎?
我不是會員, 但是我想加入

或是以Facebook帳號登入
文章
Fortnite

通往榮耀之路:打造《要塞英雄》背後的秘辛

一飛衝天,Epic的大逃殺遊戲掀起了一股瘋狂的熱潮。

  • 文本: Kim Jakobsson, translated by Alicia Chang
Facebook
TwitterRedditGoogle-Plus

《要塞英雄〈Fortnite,中譯:堡壘之夜〉》首度亮相是在2011年的斯派克電子遊戲大獎上,Cliff Bleszinski〈當時Epic的設計總監〉上台並公開了一段新遊戲的預告短片。Epic Games當時才剛花了三個星期開發這款遊戲,而且它照理說是某種創意企劃,或者沒有限制的遊戲房。Bleszinski當時的目標是要將《要塞英雄》打造成《戰爭機器〈Gears of War〉》的有力替代品:一個色彩鮮明的遊戲世界,並與他之前推出過的遊戲作品形成強烈的對比。「沒有兄弟會男孩」,他自己的描述。時光飛逝,我們直到2012年都沒有再聽到更多與《要塞英雄》的相關資訊。直到在聖地牙哥國際漫畫展上,Epic Games 與 Cliff 同意讓《要塞英雄》成為一款PC獨佔遊戲,並且將使用虛幻引擎4進行開發。然而,開發人員很快就對這個聲明改口,並表示他們正在考慮於不同平台上推出這部作品。

《要塞英雄》的開發部門很快就分散至且橫跨許多工作室,其中包括了波蘭開發商People Can Fly〈代表作:《狂彈風暴Bulletstorm》〉;這間工作室後來改名叫作Epic Games Poland 以便和其母公司保持一致。然而,《要塞英雄》的開發耗時又耗財。遊戲產業已經開始向公司模式邁進,在這種模式下,為遊戲提供資金的大公司將會以販售遊戲擴張內容及遊戲內裝飾性物品的方式獲得更多的收入來源。騰訊收購了Epic Games的大量股份,最終導致公司內部一些著名開發人員的離開, 如Cliff Bleszinski就是一例。現在騰訊掌握了大半的Epic Games,開發速度因此變得更慢了;因為他們想要專注於創造能夠籌集大筆現金的遊戲。《要塞英雄》並沒有真正融入這樣的計畫,所以才更試著於各種格式推行,才能符合騰訊關於遊戲開發和財務可持續性的想法。

Fortnite
Cliff Bleszinski 發表了《要塞英雄》,但在這款遊戲發行前就離開了Epic。

《要塞英雄》一直到了2014年才真正地具完整可玩性,基礎都打造好了,但這款遊戲要到三年過後才真正地大放光芒。Epic Games發起了一系列beta測試,以確保與騰訊一同創造的概念能夠發揮作用;值得一提的是,它與2015年秋天公開的《典範〈Paragon〉》(目前伺服器處於關閉狀態中)是同時開發的。 Epic Games選擇了把注意力集中在《典範》上頭,因此《要塞英雄》又被延宕住了。2017年時,開發商發表了一則聲明,說《要塞英雄》將會在2018年於全平台首發,並在2017年春天會先進入搶先體驗區。剛開始,《要塞英雄》的評價並不是那麼好。關於遊戲基礎的溝通不是非常清楚,而且也有著不必要的複雜介面,嚇跑了不少玩家社群。換言之,開發人員在搶先體驗時期並未取得成功。

在2017年初時,一款叫做《絕地求生〈PlayerUnknown's Battlegrounds〉》的遊戲發行了。你聽說過它?這是一款所謂的大逃殺類型遊戲,來自韓國的開發商藍洞工作室,受到了同名的日本電影《大逃殺》的重大影響。一群玩家被空投到同一個大型島嶼上,唯一的目標就是成為最後存活下來的那個人。《絕地求生》儘管不是該類型的第一款遊戲,但無庸置疑是將這個類型發揚光大的先驅。去年的時候《絕地求生》熱賣到你不會相信的地步,而且很難掌握這款遊戲的實際規模。 它被談論到了無處不在的地步,並贏得了數百萬玩家的心。

Fortnite
《絕地求生》是2017年最熱門的作品之一,並帶起了大逃殺類型遊戲的聲勢。

想要找出《絕地求生》成功的答案,Epic Games開始更詳細檢視藍洞工作室的作品,並為他們的資產開發了一個類似的模式。2017年9月底,《要塞英雄:大逃殺》模式,上線了。但不像《絕地求生》在PC、PS4及Xbox One上發行的套路,《要塞英雄:大逃殺》模式是免費遊玩。對,只有藉由這個模式你才不必花費大把銀兩進入《要塞英雄》振奮人心的遊戲世界;與此同時,《絕地求生》在Steam版本則以26.99英鎊的價格販售中。

當Epic Games決定要把他們的遊戲從生存類別挪到大逃殺類別的時候掀起了一陣波瀾,新聞也很鬧得很大:藍洞工作室的執行長Changhan Kim 非常擔憂也很生氣,因為《要塞英雄》基本上就是抄了他們的作品設定。然而,這不只與遊戲類別相關。更重要的是因為《絕地求生》基本上是使用Epic 的虛幻引擎4進行開發的,因此他們每個月都付給Epic 很大一筆數目的費用。事情至此還沒有結束:作為去年《要塞英雄:大逃殺》上線的宣傳材料,Epic 使用《絕地求生》和《H1Z1屍流感》與自己的遊戲做對比。這完全是他們一廂情願的發想,工作室之間甚至沒有討論過這個問題。這使得Changhan Kim更不高興,並且在某次接受 PC Gamer 採訪的時候,他說 Epic Games 的舉動讓他們自己看起來像是傻子。在此期間,藍洞也聲稱要為此發起訴訟,但後來不了了之。時至今日,開發商之間的火藥煙硝味似乎已經散去。儘管,未來仍然有可能出現法律纏訟的情況,誰又曉得呢?

考慮到《要塞英雄》基本上就是搭上了《絕地求生》的熱潮,我們將之稱為一款信奉機會主義的遊戲也不為過。但是我們也必須要記住,整個《要塞英雄》遊戲的項目源於作為具創意性的遊戲屋,這樣的野心就是想要測試新的概念;我們甚至也能夠指望在未來看見更多大逃殺類型的遊戲推出。生硬的《決勝時刻〈Call of Duty,中譯:使命召喚〉》遊戲公式已不再是開發者之前可持續使用的概念了。八年前效果也許很好,但如今要創造出一款有趣的多人遊戲作品,需要耗上更多精力。

Fortnite
《要塞英雄》在2018年聲勢正旺,似乎超越了如《決勝時刻》系列等的其他類型。

前幾個星期,嘻哈歌手 Drake 首次在Twitch上面進行直播,他和職業玩家一塊玩了《要塞英雄》,結果創下了600,000人流的觀看紀錄,幫助創下瀏覽人次的新高度。即便這對於Drake只是一次性的活動,我們依然很高興能夠看到這樣的成果。但,考慮到推播的受歡迎程度,也許他還會再一次回歸這款遊戲也說不定。關於這次Drake的直播特別之處在於其隨機性,沒有大肆宣傳,而當晚卻為Twitch吸引了大量的拜訪人數。更多更多的明星們都試著要從遊戲世界吸引新觀眾,包括身為YouTuber 的Jake與 Logan Paul;所以那些通常不使用Twitch的人們也可能被吸引過去,這都是這個叫做《要塞英雄》遊戲的熱潮帶起的。

Fortnite
Drake 最近跟直播主Ninja 聯手打破了Twitch的紀錄。

如今,《要塞英雄》擁有4000萬的龐大玩家人數,包括了來自生存模式與大逃殺模式內容的玩家族群。現在《要塞英雄》已經是炙手可熱的話題之作了,意味著其熱度正在勢頭上,火力全開,就像是《魔獸世界〈World of Warcraft〉》在2000年初的光榮時刻一樣。有了直播主與社群意見影響者們的推波助瀾,這款遊戲幾乎在所有擁有遊戲機或PC的年輕玩家們手上都出現過,甚至在吸引通常與這類型遊戲不搭邊的玩家們這方面表現得也非常之好。《絕地求生》在射擊及戰術方面更具挑戰性,《要塞英雄》比起來較為容易上手,唯一的先決條件就是只要你會用遊戲控制器就好。大逃殺遊戲的介面非常容易理解,射擊機制非常寬容,而藉由營銷本身作為一個更簡單的公式,讓《要塞英雄》現在在這個遊戲流派中有真正高明的開局。《絕地求生》在Steam上已經賣破了3000萬份,但卻持續地在流失玩家當中;因為許多人都轉投《要塞英雄》的懷抱去了。

Fortnite
《要塞英雄》玩家人數突破4000萬,許多人都是被大逃殺模式吸引過來。

很顯然,藍洞工作室的那些朋友們開始感到緊張了。他們目前正在開發一張由《要塞英雄》激發靈感的地圖,將會專注於更多近距離戰鬥要素。還有一點:《絕地求生》有太多外掛玩家了,個個都是神仙哪,遇上一個那局遊戲就等於是廢了。這導致許多玩家更期待《要塞英雄》,因為它似乎有更棒的過濾和保護措施來處理這類問題。我們不知道《絕地求生》的未來究竟會發生什麼,但我們由衷希望能夠看到一系列的變化;它試圖在大型「大逃殺」遊戲中保持其地位。 畢竟,要不了多久可能就會又有個大型遊戲開發商決定要推出自己版本的大逃殺遊戲了。

幾週以前,《要塞英雄》宣布要推出手機版本,並且發送出了一些邀請函,讓玩家們參與封閉beta測試。由於這款遊戲可以交叉平台遊玩,這意味著你也可能在使用手機遊戲的時候碰上在家裡使用滑鼠與鍵盤的對手,而你卻只能用手指狂按螢幕。長遠來看這樣的做法是否能持久尚不清楚,此時此刻感覺起來甚至很不平衡,但總歸是遊戲的一大步。在西方,幾乎每個超過10歲的人都有一隻智慧型手機,因此大多數人可以就此適應《要塞英雄》行動版本。我們甚至還可能看見《Pokémon Go》的熱潮再現,儘管目前推出的僅有iOS,使用Android裝置的玩家則需要再等一陣子。當然啦,《絕地求生》比起《要塞英雄》還更早推出手機版本〈甚至兩個遊戲〉,但同樣地也沒有在所有國家都開放。雖說我們沒有玩得很多,但不難想像《絕地求生》的手機版本會比《要塞英雄》極簡的介面使用起來再困難一點點。行動版本的遊戲能夠讓參與戰鬥的人數高達100人(或者其中有一些機器人?),就像PC和Xbox One一樣,這點在移動平台上本身就非常出色。

Fortnite
Photo: Epic Games

但是關於這兩款遊戲的所有討論比較可能開始有點令人厭煩了(特別是如果你在線上看過這兩個遊戲粉絲討論的話)。《要塞英雄》肯定是利用了《絕地求生》的成功,但它仍然想辦法走出了自己的路,推出更小的地圖,並更注重建造塔防而不是現實性的戰鬥。每個月都會有更多的遊戲在這個日益增長的大逃殺類別市場上出現,而早晚都會有另一個引人注目的大作在這個流派中出現。《要塞英雄》有可能會繼續表現良好,特別是考慮到手遊版本的成功。不過,如果你認為沒有其他的大型製造商計畫要將自己的遊戲拓展至大逃殺領域當中就太天真了。暴雪,就是最擅長利用已有的概念並在之上打上自己的特殊印記,他們可能已經曾想過一兩次要踏足大逃殺。但是誰知道呢,在兩年內說不定會有其他類型的遊戲異軍突起,我們再回頭看的時候或許會大笑,偶爾回味當時自己跟另外99個憤怒青少年一起被空投到孤島上互相殘殺並存活到最後的樂趣。有件事是確定的,也是事實:Epic藉由《要塞英雄》已經成功創造了當今最大的遊戲現象之一。 走到今天這樣的位置是漫長而難行的一條道路,但今天《要塞英雄》正在發展茁壯成為世界上最大的遊戲之一,而且目前並沒有減弱的跡象。